专家预测受中概股回归推动,港币继续走强

中新社香港9月3日电 (记者 史冰筠)根据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的数据,港币今年4月以来已触发约40次强方保证,累计1300亿港元流入港元体系,专家解释主要原因为中概股回流刺激港币流入和美国持续量化宽松政策。专家预测,下半年股市会继续展现强势引资能力,使港币维持强势水平。

袁思丽在家里与“王子”玩耍。岳依桐摄

港币美元的联系汇率制度仍然非常稳固,保证了港元外汇的稳定。庄太量指出,香港的联系汇率经历了之前各种经济危机和金融海啸的考验,非常稳固。所以即便现在中美关系持续紧张,美国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地位,香港货币政策和制度不会有变动。

“它是我们家的一分子,我们是相互陪伴、相互需要。”平时,袁思丽喜欢在短视频APP上发布“王子”的视频,她说,其实目前大众对导盲犬仍然不够了解,想通过这些视频客观全面地向人们展示导盲犬的工作、生活。

从外围环境看,香港中文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庄太量指出,中美贸易战也给美国上市的中概股回港上市的动力,预计下半年港交所公开招股的浪潮会继续支持港币强势。

但是此间资深投资人纪少雄指出,中美贸易战对港股整体涨势有压力。现在资金流动性较大,有些投资仅追求公开招股时的利差,对港股整体长线升势作用小。连敬涵认为,港股将在25000上下500点徘徊。

西南政法大学人权研究院科研管理部部长周力表示,美国内在制度设计和价值理念存在正当性与合法性缺陷,存在白人至上主义、资本利益优先、二元民主、立法政治职业化操作等,导致种族歧视、移民权利受损、保守主义倾向加剧与右翼化等问题,给世界和平带来不确定性。美国应尊重和承认多样性,履行国际人权法义务,立即采取措施解决有关问题。人权保障应充分考虑多样性,美国不应将自身价值观强加于别国。(完)

“王子”的导盲犬工作证。岳依桐摄

袁思丽在“王子”的引导下出行。岳依桐摄

如今,袁思丽在“王子”的带领下,独立出行已经毫无问题,虽然乘地铁到兼职地点需要一个小时,但对于袁思丽而言,这段时间因有“王子”陪伴,变得不再难熬。每天出门前,袁思丽会先带“王子”去固定的地方排便,然后给它套上导盲鞍,随后再对“王子”进行简单的服从训练,包括坐、卧、等待、起来等口令。“这时候‘王子’就会进入工作状态。” “‘王子’工作时非常专业。”袁思丽介绍,导盲犬工作时不会随地大小便、到处嗅闻、吠叫,乘坐公共交通时也会安静卧在自己身边。同时,导盲犬能够自主判断并绕过出行障碍,避免主人受伤。

“‘王子’今年已经3岁,按规定导盲犬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最多服役10年,此后便要返回幼时的寄养家庭养老,我根本不敢想,舍不得。”谈及未来,与王子一起玩着玩具的袁思丽忍不住流泪。“希望‘王子’能一直留在我身边,我还想和它去好多好多地方。”

虽然2019年才真正与“王子”相遇,但袁思丽早在2015年就向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递交了申请,之所以耗时4年之久,是因为中国申请导盲犬的盲人数量和合格的导盲犬数量差距悬殊。 中国导盲犬大连培训基地是中国成立时间较早、培训体系较为完备并且支持外地盲人领养的导盲犬培训基地之一。该基地共同训练部部长王鑫介绍,由于高成本和高淘汰率,每年培训成功的导盲犬数量有限。“培养一只合格的导盲犬需要1年半左右,成本高达15万元至20万元。”2006年成立以来,从该基地“毕业”的导盲犬不超过200只,而中国视障人士数量超过1700万。 一只导盲犬的“诞生”需要经历哪些环节?王鑫说,该基地目前培训的导盲犬包括拉布拉多和金毛两个犬种。狗狗出生60天后,要先到寄养家庭生活1年,“这是其中关键环节,主要是培养它的社会化认知。”这个过程中,狗狗与人朝夕相处,会将人看作它生活的一部分。1年之后,狗狗会被接到基地进行训练,内容包括走直线、楼梯、电梯、扶梯,躲避固定障碍、移动障碍、高空障碍等。

“‘王子’,找一个向上的扶梯。”成都一地铁站内,奶白色的拉布拉多犬穿着印有“导盲犬”字样的红色背心,带着导盲鞍,熟练地听从主人袁思丽的指令,灵巧地绕过行人、柱子,带她找到电动扶梯。 遇到没有电动扶梯需要走楼梯的情况时,若楼梯向上,导盲犬“王子”就将两只前腿搭在台阶上;若楼梯向下,“王子”便停在楼梯前不动。拉着导盲鞍的袁思丽就通过感受“王子”的动态来判断路况,并安全行走。

袁思丽在“王子”的引导下出行。岳依桐摄

美国律师伯顿表示,美国种族歧视问题根深蒂固,美国在历史上曾对印第安人进行种族灭绝,制定臭名昭著的《排华法案》,并在二战期间将大批亚裔关入“集中营”。弗洛伊德事件仅是美国种族主义问题的“冰山一角”,美国司法系统未能采取有效措施保障非洲裔和其他少数族裔民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就美国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问题通过决议,是国际社会敦促美国解决上述问题的第一步。尽管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等多边机构,希望国际社会能够建立机制监督美国落实上述决议。

袁思丽在“王子”的引导下出行。岳依桐摄

香港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实施与美元的联系汇率,以港元7.75至7.85港元兑换1美元。若市场对港元的需求大过供应,令市场汇率转强至7.75港元兑1美元,则金管局需要入市向市场沽出港元储备,增加货币总结余,使港元利率下降回到7.75至7.85范围内。

虽然这一幕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但大多数四川人其实并没有亲眼见过导盲犬,因为在这个常住人口超过9000万的省份,仅有3只导盲犬,“王子”就是其中之一。

截至9月2日,香港金管局的数据显示当日收市时香港银行体系结余1941.94亿港元,隔夜港元银行同业拆息为0.21%。(完)

袁思丽平时在所住社区工作,每周还会到一家黑暗体验馆兼职数次。在“王子”到来之前,袁思丽的父母需要兼顾接送女儿和工作,十分辛苦。“以前家人必须接送我,虽然我觉得自己拿个盲杖出行也可以,但父母会不放心。平时我上班,他们都会很累,偶尔想出个门,也要等家人有空陪我才行。”

袁思丽在“王子”的引导下乘坐地铁。杨予頔摄

导盲犬“王子”工作日常:能自主判断障碍并灵活绕行

袁思丽在家里与“王子”玩耍。岳依桐摄

另外,庄太量提到今年港币的连续走强还因为美国疫情之后进一步推进量化宽松政策,以释放资金流动性。庄太量表示,已有3-5万亿美元流入市场,香港目前只承接到1000多万,是其中非常少的一部分,所以未来这种承接美元的趋势有很大可能持续下去。

香港金融界人士指出,港币表现强势的最大支持是大型中概股来港上市,吸引国内外资金。勤丰证券资产管理董事总经理连敬涵指出,比如刚刚结束公开集资招股的农夫山泉和即将来港上市的蚂蚁集团,都有能力吸引大规模国内外资金。“从数据上看,投资资金集中进入股市,没有转去其他资本市场,也看不到港股走资迹象。”

“它是我们家的一分子” 想向大众科普导盲犬

袁思丽在家里与“王子”玩耍。岳依桐摄

由于疫情持续,香港经济不景气,低息环境对楼市影响也不明显。此前,香港特区政府公布了7月综合消费物价指数(CPI)同比下跌2.3%,是2017年2月以来第一次出现通缩。庄太量指,在此情况下,即便香港银行体系总结余不断提高,银行同业拆息已低近0的水平,短期内对楼市的刺激不会很明显,“现在大家还是希望把钱存下来,延后消费。”

“导盲犬是为普通人服务的,要考虑到生活中可能会面临的各种障碍。”王鑫表示,导盲犬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它需要走街串巷,并具备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这也是导盲犬淘汰率较高的原因所在。“不清楚未来主人会去到哪些地方,所以我们的培训会涉及各种路况。”训练过程中,狗狗也面临着性格、胆量、攻击应对等多种测试,在特定时间段内无法克服恐高、焦虑等状态的狗狗,就会被淘汰。 一批导盲犬“毕业”后,基地会按照递交申请的顺序联系申请人,并实地考察申请人的生活、工作环境等,再根据申请人的性格、体型、出行路线等为其匹配适合的导盲犬。“比如袁思丽有时会经过一个夜市,我们就为她匹配了体型较大的‘王子’,关键时刻也能起到保护的作用。”匹配成功后,导盲犬还需与主人进行为期90天的匹配训练,培养默契之后,导盲犬才能正式“上岗”。

由于四川导盲犬数量很少,袁思丽也曾担心大众是否会不接受、排斥体型较大的“王子”。“其实我多虑了,不论是坐公交还是坐地铁,大家都很包容友善。”抚摸着“王子”柔顺的毛发,身材瘦弱的袁思丽坦言自己收获的感动更多。“有时候一些老年人不清楚情况,就会问‘哎呀,狗怎么也能上地铁?’每当这时,周围的年轻人都会主动帮我解释,说导盲犬允许乘坐公共交通。”

绕行排队4年才与“王子”相遇:如何培养一只合格的导盲犬?

“可能大多数盲人会觉得自己身体不便,很难再去照顾一只狗狗,还有人经济条件不好,无法承担照顾导盲犬的费用。”吴军说,其实随着科技发展,各类导盲设备、应用软件都能起到引导盲人出行的作用,导盲犬的引导作用在一定程度上被弱化,但导盲犬的陪伴性和应对突发情况的灵活性无可替代。“而且,与冷冰冰的设备相比,导盲犬对视障人士,尤其非天生失明的人而言,陪伴作用大于引导作用,能够帮助视障人士走出封闭的内心,缓解孤独。”据悉,四川省盲人协会计划通过论坛、交流会等方式对导盲犬相关知识进行科普。

委内瑞拉非政府组织代表卢克雷西亚表示,美国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根深蒂固,司法系统和执法系统普遍存在种族主义问题,暴力执法、有罪不罚现象屡见不鲜,严重违反国际人权法和《德班宣言》,呼吁美国落实联合国决议要求,确保肇事者承担应有责任。

袁思丽在“王子”的引导下乘坐地铁。杨予頔摄

武汉大学人权研究院执行院长张万洪表示,从《排华法案》到新冠肺炎疫情,亚裔美国人在美遭受持续骚扰、排斥和结构性歧视。疫情期间,针对亚裔群体的污名化和歧视行为,破坏了国际团结抗疫合作的氛围,拖延全球抗疫努力,使全球付出更大生命代价。美国亚裔应同非洲裔等少数族裔团结起来,共同捍卫自身权益。

出行前,袁思丽为“王子”穿好导盲犬背心,套好导盲鞍。岳依桐摄

在四川省盲人协会主席吴军看来,四川有约100万名视障人士,却只有3只导盲犬,一方面是因为导盲犬训练的困难,另一方面是大家仍对导盲犬不够了解。其实导盲犬早已走入人们的生活。上海1999年就规定盲人可以携带导盲犬出入公共场所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成都地铁2013年起允许导盲犬伴随盲人进出地铁站;2015年5月开始施行的《北京市轨道交通运营安全条例》规定,视力残障者携带导盲犬进站乘车,应当出示视力残障证件和导盲犬证;中国铁路总公司与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在2015年制定的《视力残疾旅客携带导盲犬进站乘车若干规定(试行)》中提到,盲人可带导盲犬乘全国火车。

“王子”的到来不仅为袁思丽出行提供方便,也让袁思丽的心境发生了变化,为她家带去了欢乐。“有了‘王子’的陪伴,女儿心情好多了,以前她还是比较封闭,没事就在房间里睡觉。你问她什么,她高兴了答应两句,不高兴就不开腔(不说话)。”袁龙学说,不仅女儿喜欢“王子”,他和妻子也十分宠爱这只导盲犬,给“王子”买的玩具放满了两个篮子。“看它的眼神就忍不住要对它好,空闲时,我们一家人还会带它去玩,像个娃娃(孩子)一样。家里多了很多欢笑。”

“‘王子’温顺可爱,平时出行常有人过来逗它、摸它,其实这样会分散它的注意力,甚至可能导致盲人受伤。”袁思丽说,自己感谢人们对“王子”的喜爱,但如果遇到工作中的导盲犬,请坚持“不喂食、不抚摸、不呼叫、不拒绝,在有能力的情况下询问盲人是否需要帮助”的“四不一问”原则。

“一开始我们也不确定导盲犬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所以还跟在后面观察了好几次。”袁思丽的父亲袁龙学笑道,“现在我们对‘王子’放一百个心!平时在家爱玩、爱吃的它工作起来就像变了一只狗一样。”